云汐_OP粉的日常

谨慎关注
The bird-song is the echo of the morning light back from the earth.
【鸟的歌声是曙光从大地反响过去的回声。】
圈杂,什么都写点,过长易坑
谢谢喜欢但不要随意转载
微博ID同lof

【燕蛇】千人一面

#看到papa的发言突然又来了的灵感。
#所谓千人一面。

正文:

世人都知西毒傲慢,眼中容不下旁人。中原曾有高手邀他一战,约在暮春的扬州,那时三月烟花已凋尽,西毒仍着厚袍,手执蛇杖翩然如鹞鹰掠空,未过三招就击折了对方双臂扬长而去。此高手心有不甘,修养三月后不远万里跋涉入山,要再找西毒一雪前耻,可等他爬到了白驼山下,恰逢灵蛇与侍从下山,他拦在主仆二人前慷慨陈词,无非是“我已非当日之我”如此云云。

而西毒只斜他一眼,道:“无名小卒。”

不料对方听了这句话胸中便气血激荡——此前约战时,书帖上分明将他的名字写得清清楚楚!!

目中无人、真乃目中无人!!!

至此,西毒的恶名中又添一笔难平意。...

2018-10-16

想把目前为止开的车弄个合集……但是我又好懒。
在被lof屏蔽的边缘疯狂试探(。)

2018-10-11

拆逆那点事儿

刚刚看到太太的更新有感而发,关于身边人跟自己吃了拆逆的问题。

我个人对于拆逆是完全持无所谓态度的,列表有不少人在某个圈和我站同一对,但另一个墙头是拆逆,我觉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“他/她怎么会喜欢xx呢?明明xx才是真爱!”

这种想法在我看来有点好笑,我磕cp,是因为这对cp符合了我的某些幻想、憧憬。但这只是我的而已,客观来说,我并不觉得“所有人”都应该磕我推的cp。
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
而已所深爱,也勿轻施于人。

我想要看到和而不同、百花齐放,不是一枝独秀,孤花不能成春。我有时候惊讶于很多人在向社会呐喊着“我们需要自由”“我们要选择的权利”,但同时他们又对于拆逆这种事抱有极大的恶意...

2018-10-07

旧文

把去年二月的这篇黑执事同人修了一下,因为是坑就不填了,也只整理了第一个事件。重发是在小号上 这里放个链接指一下路↓

【黑执事同人】永夜-溺亡事件篇

想了想,还是先打塞夏tag了……

2018-09-20

B.麻辣蛇段

关键词:年上女王受,星际ABO
突然发车!
@墨蛇君 的w

正文:

灵蛇的发情期到了。

在抑制剂已经能根据不同人群需要尽情选择的今天,作为联盟顶尖的药剂师之一,灵蛇却仿佛不太青睐这些装在漂亮小玻璃管里的药水。

他认为人类的欲望并不是丑陋的东西,但为了掩饰它而使用的手段却能令最卑鄙龌龊的小人都胆寒。从性别分化完成的那天起,灵蛇就没有掩饰过身为O这件事。

强者与自身性别无关,即使分化成一个会被标记的O,灵蛇也自信没有A能让他屈从。更何况,他意识到以一个O的身份凌驾于联盟顶尖强者的行列,让某些自诩为支配者的家伙在他面前也不得不低头,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啊,不是吗?

曾有些脑子被门磕了的A...

2018-08-31

A.口味蛇

#灵感来自papa
#关键词:年上傲娇受、现代AU
#OOC

这是飞燕和灵蛇同居的第三个月,从网恋到奔现他们花了六年,而从床下到床上只需要不到六秒。

但飞燕觉得在说服他家尊上——这是游戏里他对灵蛇的称呼,一点小情趣——坦诚这件事上,他可能要研究一生,不过对此他表示甘之如饴。

“过去点,热。”

灵蛇推开圈在腰上的手臂,把飞燕从这个不太大的单人沙发上赶下去,后者有点无奈但习以为常地挪开了。于是灵蛇得以舒展开一身懒洋洋的骨头,他肤色白皙莹润,眼眸碧绿,还留着一头别说是男人,在女人中也罕见的卷曲长发,在灯光下耀眼得很。

没有人会相信他已经三十多岁,而飞燕知道他的美就像一把古老的波斯弯刀,饰以宝石...

2018-07-03

【燕蛇】跟踪者

#梦见鹅……不是,梦间集天鹅座世界观
#说是世界观,其实根本是PV延生
#非常OOC,有不和谐妄想出没

正文:

刚刚进入初夏,城市就像掉进了巨大的白炽灯里,披挂玻璃铠甲的高楼被烤得明亮而滚烫。无剑正在准备适合这个季节的新饮品,她打开水阀,让水滴浸透滤纸消失在研磨细腻的咖啡豆粉末中,已经有香气弥漫在空气中。

冰滴的过程将会持续很长时间,无剑这才直起身伸个懒腰,看向坐在不远处的贵族男人。

“说吧,这是怎么回事?虽然我不是很想八卦别人的私事,但是我总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卷进来?”

在明亮整洁的咖啡厅里,斯内克脱掉了外套,只穿着墨绿的纯色衬衫,他移开了视线,一手托颚,阳光下,从袖口延伸出的那一段...

2018-06-24

《春长好》——年年春光不孤

@俯首江左 太太的第三篇长评,感谢太太带给我们这么好的故事。

每次重温太太的文字都有长评的冲动,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表达出自己万分之一的喜欢。从初中第一次读《琅琊榜》至今,喜欢靖苏两人也有足足六年。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正义、光明、温柔和坚韧吸引的人,再具体一点,就是我喜欢经历苦难还不忘本心的人,所以才放不下靖苏。

读小说,读到景琰深夜抄写亡人名单会哭;看剧,看到宗主说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搅动风云也会哭;而同人文,从电视剧爆红起,我只看过也只看太太笔下所写,且时常落泪。

例如这篇《春长好》,分明是一个个温暖得令人心驰神往的片段,但笑着笑着泪水就盈满眼眶。

文字真的很神奇,就算所有痛苦...

2018-06-18

【梦间集/至尊组】情谊二字

#试试产粮玄学,非常想要正太屠倚
#我流无剑
#有车

正文:

“倚天既出,屠龙定会现身于世吧?”

无剑还记得当时自己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,只在被魍魉袭击后的惊魂未定中听到金铃索这句轻语时,恍然有些前尘旧事被触动。但她不曾真的记起,便将这异样随手抛洒开。

时至今日,她总算明白了为何这两个名字令她震动。
不止是因为武林至尊的威名,更是因为他们教她识得了情谊。

剑魔独孤的最后一把剑,凝聚了他毕生所学、皓首穷经而悟的最后一把剑,在此间化形之初并不明白世上的情谊。直到她来到襄阳城中,看见自己不着调的兄长玄铁提起过的两个孩子——虽然他们心智不逊于成人——以及他们处事、处世之道,无剑才知所谓“情谊”,不...

2018-06-03

燕蛇小片段

和papa聊燕蛇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片段。
前提条件是对尊上有非分之想的飞燕and纵容对方非分之想的灵蛇。

灵蛇不是那种喜欢说甜言蜜语的人,肯定觉得这样(鱼水之欢)就算确立关系了,不会特地再说什么别的话。但是飞燕就会有点不自信,因为对他来说灵蛇是高不可攀的,他当然知道自己对于灵蛇来说和其它人不一样,但是他不敢确定这种“不一样”是源于什么。他觉得自己只是凭借灵蛇的纵容得寸进尺了,也许灵蛇会始终纵容他,但不爱他。

能得到这些已经够了——飞燕告诉自己,但在内心深处,在不可告人的真实想法中,他想要的比这还要多得多。不光是纵容,还有灵蛇从未给出过的爱恋、欲望以及失控。

他不敢说,不敢再想。害怕任何一点...

2018-05-29
1 / 8

© 云汐_OP粉的日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