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汐_OP粉的日常

谨慎关注
The bird-song is the echo of the morning light back from the earth.
【鸟的歌声是曙光从大地反响过去的回声。】
圈杂,什么都写点,过长易坑
谢谢喜欢但不要随意转载
微博ID同lof

《春长好》——年年春光不孤

@俯首江左 太太的第三篇长评,感谢太太带给我们这么好的故事。

每次重温太太的文字都有长评的冲动,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表达出自己万分之一的喜欢。从初中第一次读《琅琊榜》至今,喜欢靖苏两人也有足足六年。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正义、光明、温柔和坚韧吸引的人,再具体一点,就是我喜欢经历苦难还不忘本心的人,所以才放不下靖苏。

读小说,读到景琰深夜抄写亡人名单会哭;看剧,看到宗主说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搅动风云也会哭;而同人文,从电视剧爆红起,我只看过也只看太太笔下所写,且时常落泪。

例如这篇《春长好》,分明是一个个温暖得令人心驰神往的片段,但笑着笑着泪水就盈满眼眶。

文字真的很神奇,就算所有痛苦...

2018-06-18

如果只是喜欢我某篇文的小伙伴实在没有必要关注我,给文点个小红心就够了。毕竟我产粮真的非常不稳定,既不会发出哲学言论,也不会讲相声逗大家开心。每次看到新关注,总觉得又有一个小可爱被我产出的假象欺骗了(。)
你们看看我三个月不翻身的咸鱼历史再考虑一下?

2018-06-03

【梦间集/至尊组】情谊二字

#试试产粮玄学,非常想要正太屠倚
#我流无剑
#有车

正文:

“倚天既出,屠龙定会现身于世吧?”

无剑还记得当时自己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,只在被魍魉袭击后的惊魂未定中听到金铃索这句轻语时,恍然有些前尘旧事被触动。但她不曾真的记起,便将这异样随手抛洒开。

时至今日,她总算明白了为何这两个名字令她震动。
不止是因为武林至尊的威名,更是因为他们教她识得了情谊。

剑魔独孤的最后一把剑,凝聚了他毕生所学、皓首穷经而悟的最后一把剑,在此间化形之初并不明白世上的情谊。直到她来到襄阳城中,看见自己不着调的兄长玄铁提起过的两个孩子——虽然他们心智不逊于成人——以及他们处事、处世之道,无剑才知所谓“情谊”,不...

2018-06-03

燕蛇小片段

和papa聊燕蛇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片段。
前提条件是对尊上有非分之想的飞燕and纵容对方非分之想的灵蛇。

灵蛇不是那种喜欢说甜言蜜语的人,肯定觉得这样(鱼水之欢)就算确立关系了,不会特地再说什么别的话。但是飞燕就会有点不自信,因为对他来说灵蛇是高不可攀的,他当然知道自己对于灵蛇来说和其它人不一样,但是他不敢确定这种“不一样”是源于什么。他觉得自己只是凭借灵蛇的纵容得寸进尺了,也许灵蛇会始终纵容他,但不爱他。

能得到这些已经够了——飞燕告诉自己,但在内心深处,在不可告人的真实想法中,他想要的比这还要多得多。不光是纵容,还有灵蛇从未给出过的爱恋、欲望以及失控。

他不敢说,不敢再想。害怕任何一点...

2018-05-29

【梦间集/燕蛇】有蛇

#是给papa @墨蛇君 的生贺!
#我流世界观,大家随便看看

【楔子】
“白驼有蛇,绿质而白章;触草木,尽死;食之,可以却病益寿。”

【一】
进山的时候,刚过正午,分明仍是日头高悬,但烈阳透不过重重树冠,暑气竟被削得分毫不剩。这才去了一盏茶时间,飞燕已觉得凉意顿生。
他记得以前这山没有这样古怪,在为数不多还算清晰的记忆里,树木还未遮天蔽日,林间还有鸟雀欢鸣。可等他离开了,再回来,一切已非昨日可追。
簌簌——
有什么东西钻破茂密草丛,抬起细长颈首冷冷地看着他。是条银环锁身的毒蛇,阴影下看不清双目,只两道冰冷视线如有实质地钉在他身上。
不是。
飞燕的脸掩在幕离的薄纱后,抿住了唇,眼中难掩失望,手摸上了腰间的...

2018-04-05

2018!!!!!!
那什么,你们愿不愿意给我个印象啊!!!
让我体验一下有粉丝的错觉阔不阔以啊!!!!
没有我就尴尬了!
没有只好灰溜溜把这条删掉_(:з」∠)_
一句话也阔以啊!
给大佬们递冰阔落!!!

2018-01-01

【反逆白黑】C世界的奇妙冒险01


#在正文开始前,我首先要声明本文的梗,即灵感来源为《魔力神球的游戏》,非常非常感谢给我授权的冰霜太太!!!在太太看不见的地方再次表白她(*´艸`*)
#又一次割腿肉之作,更新不定

正文:

【CC】

一切再次分崩离析了。

魔女抬起眼看见巨大的落日在虚空的尽头摇摇欲坠,她脚下的石块缓慢地粉碎,尘埃飘向远方。而鲜红的刻印正零零散散地浮出落日表面,最终纠缠成巨大的恶魔之翼。

宛如沉睡神明缩起的瞳孔,在魔女与之对视的瞬间,黑暗骤然席卷,将她拖入了那片意识之中。

【卡莲】

“够了!”

她怒不可遏地从女仆打扮的妇人手里劈手夺下相框,指向门口朝着对方大喊,“出去,我现在不想看到你!”...

2017-12-27

【反逆白黑/脑洞】槲寄生下的吻

快到圣诞节啦。
前两天看到一个在槲寄生下不能拒绝亲吻的梗www

简单脑了一下暗恋修的雀,和对雀友情以上但没有想到这种地方的修,圣诞节一起布置房间的时候,雀踩着梯子在屋子正中间挂上槲寄生,鲁鲁帮他扶着梯子。娜娜莉和咲世子聊天,突然跟鲁鲁说,呐哥哥,听说在槲寄生下不能拒绝别人的亲吻哦。真有趣啊。
鲁鲁:嗯?啊。

[系统提示玩家朱雀,您的助攻娜娜莉已上线]

然后娜娜莉就让咲世子推着她去拿圣诞布丁。这个时候雀爬下梯子,把折叠梯收好转身拉着鲁鲁表情非常严肃。
雀:你也听到娜娜莉的话了吧。
不明所以的鲁鲁点点头。
雀:所以鲁鲁修,接下来你不能拒绝哦。
鲁鲁:拒绝什……唔唔?!

在厨房里的娜娜莉:我们是不是再等...

2017-12-24

【反逆白黑】信息素二三事20(终章)


#BOOM——!我宣布这件大事就是信息素完结了!!
#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,刺不刺激
#这章爆字数,一章更比三章强

正文:

这是鲁鲁修回到潘德拉贡皇宫的第一个晚上,他领着朱雀和CC从正中央的花园穿过,前者默不作声而后者漫不经心。本该死去的旧皇子眼中闪烁着鲜红的恶魔之翼,将每一个面露惊愕的人捕获入网中。随后,喧闹声渐息,所有仆从与士兵弯下腰迎接三人的到来。

第98代皇帝查尔斯的画像还在正厅里目光灼灼地俯视着他们,鲁鲁修抬起头,像是在缅怀幼时仰望生父的时光,然后向侍从下令,将所有先皇的画像撤走。

“是否需要请画师为您绘制一副新的画像呢?”眼泛红光的内臣恭敬地询问他。

新皇继位,换上属于自己的画...

2017-12-21

【反逆白黑】信息素二三事19


#烂俗的ABO梗
#自己动手丰衣足食
#朱雀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

正文:

他们需要完备的计划,所以隐藏在巴格达这个混乱之地。

不只是夺取皇位,还要将世界掌控在手才能保证计划顺利实施,鲁鲁修要为此准备的方案不是以个数计,而是以千数计。毕竟这不光要看清现在,还要着眼于世界未来的进程,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失误,都难保不会如那只南美洲蝴蝶翅膀扇出的微风,酝酿成无法抵御的风暴。

鲁鲁修重操旧业,在巴格达地下赌博行业远比城市看上去要繁荣太多,这里是被夹在世界性战争中的三角地带,然后势力都有渗透而又彼此牵制——金钱和权势的战场,鲁鲁修早已习惯游走其间。

这一次他不打算如过家家般玩那些娱乐性的把戏,漆黑...

2017-12-20

【反逆白黑】信息素二三事18


#烂俗的ABO梗
#自己动手丰衣足食
#几乎忘记自己在写ABO(。)

正文:

“鲁鲁修是杀了尤菲的仇人。”

神殿的石柱坍塌,虚空中黄昏般的神明隐没,皇帝的咆哮似乎还在愤怒的回响——但一切确确实实暂告一段落。魔女向重逢的二人发出疑问,既然选择了前行的时间,就要背负起临近的未来。当她的嗓音在地面上敲出两个清脆的音节,枢木朱雀手里的长剑也闪过一道冰冷的光。

而鲁鲁修转身正面对上骑士——前第七骑士,这一次他的右眼里也同样闪烁着鲜红的翅翼,他冷冷出声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你要在这里将我斩杀吗?”

朱雀没有回答,但他的剑也没有放下,鲁鲁修与他对峙,分毫不让。几个月前,也是在这座神根岛上他们如此对立...

2017-12-19

【反逆白黑】信息素二三事17


#烂俗的ABO梗
#自己动手丰衣足食
#殊途同归

正文:

You are always there for me
你总是守候在我身边

Like a bird in the sky
就像天空中的飞鸟

You set me free
是你给予我自由

You give me one heart
是你给予我真诚的心

Like a star in my night
就像在我夜晚闪烁的星光*

……

就算在使用geass的时候,从心形八音盒里传出的乐声也没有停止过。当洛洛心跳暂停时,那清脆的曲调便代替他的心脏歌唱。

在炮火声中执着地轻声歌唱。

高大的黑色机体如同一只机械飞鸟载着歌声远去,去往即将消逝之...

2017-12-16
1 / 8

© 云汐_OP粉的日常 | Powered by LOFTER